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审计公告  > 审计案例
一桩没有“凭据”的挪用公款案——瑞安市审计局查处Y公司王某挪用公款案始末
时间:2011-06-23 字号:[ ]

瑞安市审计局 刘光德

案例背景

  瑞安市Y公司是一家老牌国有企业,拥有员工200多人,资产规模较为庞杂,主要从事化学药品、中药品、滋补品和医疗器械的购销经营,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近几年来,随着药品经营逐步市场化,药品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作为国有企业的瑞安市Y公司背负着沉重的包袱,再加上经营机制不灵活,在竞争中明显处于劣势,公司经营逐步陷入困境,亏损越来越大,职工的福利水平每况愈下,企业内部矛盾日益尖锐。针对这种情况,市政府决定对Y公司进行承包经营,在承包经营以前首先高薪聘请该市某中介机构对该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清理。高级会计师带队的某中介机构审计人员经过两个月的清理,发现Y公司财务核算和管理比较混乱,而且还有部分事项无法理清楚。部分职工对承包经营不满意,大小字报天天流传,向市政府、市纪委和市检察院的上访举报不断,要求彻底查清Y公司存在的问题。主管单位市商贸国投公司在向市府请示并经市长批示,要求审计机关在中介机构清理的基础上,查清银行存款账实不符、无法核实的潜在负债、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不符和应收未收购进药品“返利”款等4个问题。

  接受审计任务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上有市长的批示意见,下有公司员工对公司经理层群情激奋的控诉;前有多家会计师事务所多年审计“查不清,理还乱”,后有公司点名重金聘请的高级会计师的查证尚不能理清,本地审计业界都不看好审计会再出成果,参审人员的心情自然是忐忑不安的。不过让审计人员感到欣慰的是,通过全体参审人员的共同努力,查出了该公司某办事处主任王某挪用公款的线索。

  该线索移送市检察院后,市检察院于2005年11月29日立案侦查,并于2006年11月23日向法院提起公诉。瑞安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于2006年12月20日作出判决,瑞安市Y公司某办事处原主任王某犯挪用公款罪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追缴非法所得返还Y公司。一场“不见面”较量,一桩没有“凭据”的挪用公款案以审计人的全面告捷而圆满收场。

审计过程

  审计进点之初,公司负责人提供了被撤并的两家分公司存在账册丢失、催收账款没有着落的情况,希望审计组能对此进行审计查证。根据公司及有关人员的意见以及审计人员收集的资料,审计人员决定不辜负大家的期望,在资料少、时间紧的不利条件下,对与分公司有关的众多业务事项逐一进行清查核对。审计人员利用计算机辅助审计技术,对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的差异进行数据清洗,经过十几个日夜的艰苦努力,终于理清了该公司以及分公司十几年来的数十万条数据,并整理出以下五个需要进一步审查的事项:

  一是分公司账册在Y公司迁址时是怎么丢失的;二是抵债欠条是否真实,公司应收账款、会计师事务所的询证材料和分公司相关人员上交的欠条等材料,与应收账款反映为何不一致;三是审计组邀请某分公司对账不配合,分公司原负责人离职后一直在杭州,电话联系其回来对账,称在党校学习不能回来;四是询问某分公司撤并时的财务交接情况,财务人员均声称未经办,要不就以“我是把账册拎回来的”来搪塞;五是某分公司欠账数与公司财务数据不符,而该分公司负责人不予承认。这些事项都与某分公司有关,为此审计人员选择某分公司财务作为下阶段审计的重点。

  随后审计人员进行了外围查证。邀约到熟悉经销客户的业务员后,2005年11月2日专门安排时间对原分公司的赊欠药品款的单位(个人)进行实地调查。调查结果与分公司提供给Y公司的未收抵债凭证大相径庭。普遍反映账款已还,部分个体医向审计人员出具了欠款已归还的声明,且另有反映该分公司负责人任内存在收支不匹配(支大于收)等情况。

  但猜测、他人的反映都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看见疑点不能解开,审计人员的心里不是滋味,但具有强烈责任心和事业心的审计人员那能就此罢休。审计人员分析后认为,在账册丢失的情况下,能够留存且能够找到外部证据的地方只有银行了。审计人员钻进已尘封多年的资料堆里,忍受住霉味和粉尘,一笔一笔核对。工夫不负有心人,一张2002年11月27日签发的一笔17万元的汇款没有汇到Y公司账户。审计人员审阅后发现,该款项汇往与公司无关的某运输公司,且此款项来源自某医院账款和其他零星药款收入。在获取这些证据后,审计人员立即将情况向局领导进行汇报。考虑运输公司的性质,局领导果断将此情况向检察机关通报,并邀请检察机关介入审计查证工作。审计与检察机关联合,最终查实了原瑞安市Y公司某配送联络处主任王某于2002年11月29日通过瑞安市某运输有限公司经理林某提取并挪用了该17万元用于归还自己私人借款的线索。

案例剖析

  纵观本案发生的全过程,王某的挪用公款能够得逞并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未被发现,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作为管理方的Y公司,缺乏健全的制度制约是王某案件发生的直接原因。王某违法犯罪自有其内在动因,但是Y公司一直以来的管理制度漏洞确实是让王某得寸进尺,从1998年1季度Y公司对某分公司的药品实物盘点盘亏药品31个品种开始,王某就未依照有关会议意见,执行Y公司作出的“按盘亏额的70%即8 491.7元赔偿”的决定,时至审计日止,尚欠Y公司赔偿款余额3 600元,说明王某深谙Y公司内部管理的脆弱性;其次,没有有效的干部管理制度,使王某无视法纪,嚣张逃避监管。王某在2002年Y公司撤并某办事处后,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就直接外出了,Y公司领导也是不闻不问;第三,不负责任的社会审计给挪用者、管理者以合法的外衣。在王某挪用公款的两年多时间里,Y公司经历了两次社会审计,但是每次审计都没对分公司事项发表意见。

案例启示

  一、应有敏锐的职业敏感。审计进点后,公司提出的要求虽与审计项目关联不大,但从中却觉察出其中王某不配合的异常举动,嚣张气焰背后是否为掩饰自己脆弱的神经?职业的敏感迅速使审计人员锁定了案件的突破口。

  二、进行充分的外围调查。外围调查使审计人员从侧面了解王某在任期间一些生活、工作的细节和习气等外观印象,其一贯以来的素质有可能做出违反常规的行为,这也促使审计人员进一步查证银行对账单的决心,终于使案例在这个环节上取得进展。

  三、不轻易放过任何可能的证据。审计前对分公司虽未获得一丝半点的审计证据,犯罪分子以为毁灭会计凭证等证据后一切会万事大吉,孰不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银行的证据泄露了他违法犯罪的事实。

  四、采取果断措施。审计获得银行转账凭证复制件后,立即核对资金来源,在第一时间向单位汇报情况,在自己工作条件受到一定限制的情况下,及时联系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为及时查清查实资金去向明朗案情打下基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