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建廉政  > 廉政建设  > 廉政法规
法律政策界限小常识
时间:2015-01-09 浏览次数: 字号:[ ]

一、市场交易和交易型贿赂

两高《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规定,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或以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向请托人出售房屋、汽车等物品的,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按照交易时当地市场价格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计算。

实践中最为常见的是低价购房,多表现为国家工作人员在购房过程中,基于职务上的制约关系,要求交易对象给予明显超出针对其他不特定公众的优惠折扣,实际成交价格明显低于交易时当地市场价格的,即构成受贿。何谓“明显低价”?现有刑事法律没有做出量化的界定,有人套用《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对转让价格达不到交易时交易地的指导价或者市场交易价格百分之七十的,一般可以视为明显不合理的低价”,于是错误的认为差价达到百分之三十的才是属于明显低价,这种想法需要纠正。刑事法律与民事法律的原则存在很大的差别,上述合同法的规定是为了判断民事合同的效力,意在保障公平交易。而刑法中“明显低价”的规定目的在于区分权钱交易和普通民事行为,意在惩治犯罪。司法实践中,为了判断是否构成明显低价,侦查部门通常会收集同时段同地段同类房屋的实际成交价格进行比较,做到不枉不纵。

二、正当投资和理财型贿赂

对于国家工作人员正当的投资行为和投资收益,法律是严格保护的,比如正常投资股票的收益、房产的升值、利息收入等。但是对于那些凭借手中职权获取的、基本没有风险的、明显超出合理投资收益的部分,会认定为受贿。

常见的有,国家工作人员委托请托人投资证券、期货或其他委托理财,获得的收益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投资请托人介绍的项目,在投入前已明知有确切收益,实质上系请托人将既得收益让渡给国家工作人员的;向请托人放贷,收取的利息明显高于当地民间借贷利息、或者该借款人向他人正常借款约定的利息等。权钱交易有别于正当投资收益的关键在于:一是双方主体有职务制约、请托谋利的关系,不是平等民事主体;二是基本没有风险,有别于正常市场投资高风险收益的特征。

三、特定关系人收受贿赂

所谓特定关系人,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人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

国家工作人员自己不收受贿赂,而是要求行贿人将贿赂直接给予自己的父母妻儿、情人等特定关系人的,依然构成受贿罪。

国家工作人员要求请托人给自己的子女、情人等特定关系人安排工作,“挂名”领取薪酬,没有实际参与工作的,以受贿论处。

在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存在通谋的情况下,构成共同受贿。所谓通谋,是指对谋议事项、收受财物进行共同商议和谋划,通常表现为有转达请托的行为。

四、及时退还和因害怕案发而退还

按照两高《意见》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不是受贿;因自身或者与其受贿有关联的人、事被查处,为掩饰犯罪而退还或者上交的,不影响认定受贿罪。

“及时退还或者上交”不以受贿罪论处的立法意愿在于,行为人缺乏占有财物的主观故意,通常表现为对方强行贿送财物,国家工作人员碍于情面或其他原因无法当面退还,而在事后及时予以归还、或者上交单位纪委或相关部门的情形。

在收受财物的时候,主观上有明确的权钱交易故意,事后因为担心案发,为了掩饰犯罪予以归还或上交的,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

收受他人财物,未及时退还或上交,但在案发前主动向相关单位、部门如实说明情况的,属于自首。按照刑法规定,对于自首的,可以视犯罪行为具体危害程度、自首情节等,依法决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