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本站公告
一件未拆封的包裹
时间:2017-11-07 字号:[ ]

 

晚饭后,年近半百的老沈在家写起了毛笔字,这是他业余最大的爱好。鼻梁上一副眼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一双乌黑的眼镜正紧紧地盯着毛笔在纸上滑动,老沈不时停下笔来,看着自己的书法,有时得意的欣赏,有时又若有所思。

忽然,门铃响了。老沈的妻子打开门,只见一个皮肤白皙、衣着时尚的中年女子笑盈盈的站在门口,正当老沈妻子还在打量这位漂亮女子时,门口的女子先开口了:“嫂子,您好,我是白雪,是沈局长的同学,请问沈局长在家吗?”

“噢,在家,请进请进。”老沈的妻子热情的招呼着。听到家里有客人来,老沈走出了书房。老沈似乎并没有认出眼前这位漂亮的中年女人。

“沈局长,不会不认识了吧,我是白雪,高中时我和你在一个班呢。”白雪兴奋的描述着当年的同学之谊。

“哦——”老沈拍着脑门,好像想起来什么,“白雪,我想起来了,啊呀,一晃二十多年没见了。”

二十多年没见,老沈成了金州市审计局局长,白雪在金州市下面的兰县自己做建筑工程,生意也是红红火火。

一番寒暄叙旧之后,白雪说道:“老同学,现在你是咱们金州市审计局局长,可不能忘了老同学呀!”

“不会,不会。”老沈敦厚的笑着说。

“老同学,最近有件事还真需要你帮帮我。”白雪望着老沈,试探着说。

“要是帮得了,我会尽力的。”老沈看着白雪,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最近,我们县政府要修建一条步行街,听说,你和县里牛县长是大学同学,你能不能给牛县长打打招呼,我们现在的日子不好过,老同学,你可得帮帮我呀。”白雪一股脑儿的说出了自己今天的来意。

“这个……县里的重大工程建设肯定会有招标程序啊!”老沈对白雪的想法显得很为难。

“招标程序我们已经走了,马上要开标了,这不是想请您给牛县长通通气,照顾照顾我们嘛。”说着,白雪从自己提来的纸袋里拿出一副字画,放在茶几上推到老沈面前。

白雪脸上堆着笑,“老同学,知道你喜欢字画,这可是我费了很大力气托朋友从北京找的,送给您了。”

“不行!不行!这个我不能要!”老沈坚决的说,推搡着要将这幅字画还给白雪。

白雪哪里肯要,不等老沈继续说话,已经站起来了往外走了。

白雪在金州忙了几天,开标的日子马上就到了,她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兰县的公司驻地。

刚进办公室坐下,电话响了,是传达室的电话,“白总,有您一个包裹。”电话那头传来来了传达室老张的声音。

“先放你那吧。”此时的白雪哪里顾得上什么包裹,她着急的是过几天工程能否中标。她叫来了手下的小李。

“工程的事有什么消息没有?”白雪问道。

“我们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竞争对手帝豪公司,这次竞标恐怕……”小李显然对这次竞标没有信心。

白雪没有说什么,木然的坐在椅子上,她心里只能寄希望于老同学沈局长这次能帮她的忙了。

几天后,开标结果出来了。小李来到了白总办公室。

“白总,我们……我们综合评分第二,没有中标。”小李沮丧的说完,怯怯的站在一旁。

“什么?”白雪对老同学寄予的希望彻底消失了,瘫坐在椅子上,嘴里喃喃自语,“这个老沈,一点儿也不念同学之情,还收了我的字画!”

时间过的飞快,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早上,白雪刚坐到办公室,小李兴冲冲的跑来,“白总,刚刚得到的消息,牛县长因为这次工程收受帝豪公司贿赂昨天被检查院带走了,听说帝豪公司也被取消了工程中标资格,根据上次评分结果,依次递推,将由我们公司承担工程建设。”小李一口气说出了这个惊人消息,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容。

“啊?什么时候的事?是真的吗?”白总对这个消息似乎半信半疑。

“是真的!我们已经核实过了!”小李确定的说。

“太好了!”坐着的白雪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显得异常兴奋,对她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好消息。

转念间,她心里又有点隐隐的不安,心想:“不知道老沈有没有找牛县长打过招呼,要是有,后面要是查出来,我们岂不是也有问题?弄不好工程干不了还要落个行贿之嫌。”白雪缓缓的坐了下来,陷入了沉思。站在一旁的小李疑惑的看着白总。

就在这时,咚咚咚,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传达室的老张,他抱着一个盒子,说道:“白总,这是您的包裹,放在传达室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给您拿来了。”

“啊?包裹?是什么?”白雪像是被老张的话从梦中惊醒一样。

“您看看吧,上面好像写着‘字画’。”老张说着将包裹放在了白雪的桌上。

“字画?什么字画?”白雪边说边打开了这个包裹。

打开后,白雪看到的是两幅字画,一副是自己送给老同学沈局长的那副名家书法,另一幅展开后,白雪久久的、若有所思的看着,不发一言,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风正行远”,落款是老同学的名字——沈纪。(邢延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