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审计新闻
青年时报1月5日报道:离任前得算算“生态账”
时间:2018-01-05 字号:[ ]

今年1月起在全国推开的这项工作浙江又走在前列,积累了很多经验

 

开栏

  今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浙江,40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高潮迭起的改革史。浙江打破藩篱,实现了多个“第一次”。从鸡毛换糖到开放市场,从海岛渔村到港口一体化,从简政放权到“最多跑一次“,浙江走的每一步小心而大胆,又都脚踏实地。

  过去,浙江是改革的先行者,通过实践奠定了走在前列的历史地位;如今,浙江在全面深化改革大路上走的每一步,不仅成为浙江的宝贵财富,也成为很多兄弟省市的引路石。即日起,时报推出“浙一步”专版,为全面深化改革贡献浙江素材。

  2017年11月底,陈琦正式离任衢州市开化县林山乡党委书记一职。临走前,他收到开化县审计局给他的《林山乡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报告》。“综合得分93.84分,等级为‘优秀’。”陈琦说。

  陈琦2014年5月入职林山乡,任职时长为3年零7个月,正是在这期间,开化县实施了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工作,离任领导干部被审计“经济账”的同时,也要审计“生态账”。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规定(试行)》,这项工作自2018年起全面推开。浙江又一次走在全国前列——除了开化,2014年以来,还先后在湖州市安吉县,杭州市桐庐县、萧山区等地开展试点。

 

  “生态审计”得“优”真的不容易

  乡镇“父母官”离任时多了项考核

  “生态审计”综合得分93.84

  群山连绵、山高林密,位于浙皖赣三省七县交界处的开化县,被誉为“华东绿肺”,也是浙江省唯一一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地区。走杭新景高速到开化,第一个高速口就是开化县的林山乡,这里森林覆盖率达87%,空气清新得让人忍不住想多呼吸两口。

  2017年初,开化县审计局在谋划全年审计项目时,突出了对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的离任审计,对林山乡2014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党委书记陈琦、乡长章薇在履行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责任的情况进行审计(因林山乡党委书记尚未到任,陈琦继续兼任到2017年11月底)。

  “刚收到这个消息时,我还是有一些忐忑,因为不知道要审计些什么内容。”现已调任开化县总工会党组书记、主席的陈琦坦言。不过,听了审计局相关工作人员的解释后,他悬着的心就落地了,“生态保护我们一直非常重视,林山乡还是开化县的林业大乡,这里的水资源也非常丰富。”

  这次审计,就是根据林山乡当地的自然资源特色,并结合《开化县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实施办法》,以及后来陆续出台的审计评价办法和操作指南等政策,确定审计的重点是水、森林、土地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责任履行情况。

  最后,林山乡自然资源资产综合得分为93.84分。审计认为,陈琦、章薇在任职期间履行自然资产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责任情况等级为“优秀”。

  “每一项都列得非常详细,这93.84分是怎么来的,哪些地方是满分,哪些地方还有不足都一清二楚。”陈琦说,比如说森林资源这一项,主要涉及到他任期内林地保有量、森林保有量、森林覆盖率变化、乱砍滥伐林木案件发生情况、生态公益林管理情况等11项指标,占比30%,最后得分为28.32分。

  “生态审计”得“优”不容易

  怕出事他在任三年多没休过节假日

  拿出这份评价明细表,记者发现每一项都有详细说明,森林资源这一项11个细分指标,都根据不同权重进行了打分。如在森林火灾起数、受害面积这一项中,林山乡得分为满分,因为在2014年至2016年没有发生过一起火灾案件。

  “这个结果也是在预料之中。”陈琦说,在任三年多,春节、清明、冬至等节假日他从来没有休息过,生怕哪里出点事情,“家里人为此可是抱怨了不少呢。”2017年冬至,陈琦因为换岗后有了时间,但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家人已经扫过墓了。“这件事情上,他们已经彻底把我忽略了。”他无奈地摊了摊手。

  2014年至2016年,林山乡共发生11起滥伐林木案件,滥伐林木共94.94立方米;发生盗伐林木案件1起,盗伐林木16.11立方米。这些案件虽然得到了及时处理,但在审计评价过程中,还是相应扣减了该项的得分。

  陈琦说,林山乡针对滥伐、盗伐其实下足了功夫,时不时半夜出动监督整治,他自己都抓了好几起。如一次夜学回家时已晚上10点,路上,他发现了一辆滥伐杉木的三轮车,农村不比城市,那时已基本无行人车辆了。被抓时,滥伐杉木的村民都惊呆了,说:“领导啊,你们这会都还没休息啊。”

  从那以后,陈琦晚上出门总会注意路上运木材的三轮车,特别是从林山乡阳坑自然村方向出来的车子,因为那里盛产杉木这一经济树种,也是周边村民滥伐、盗伐的重点区域。

  当然,在对主要指标的审计过程中,审计人员也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2016年年末与2013年年末相比,林山乡森林覆盖率从87.1%下降到86.2%,主要是因为这三年来,林山乡有一系列重大投资项目在建。如黄衢南、杭新景两条高速从林山乡穿过,白石尖景区项目、裸心源度假酒店等重大项目建设也征用了一些林地,综合考虑,这一项仍然给了满分。

  开化率先出台“生态审计”实施办法

  解决了审什么怎么审如何评问题

  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是一项全新工作。2014年,开化县审计局对齐溪镇、张湾乡、金村乡和林业局的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首次引入了自然资源资产审计内容,探索性地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项目。

  2015年,开化县还在全省率先出台《开化县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实施办法》,对如何开展这一工作做出了具体规定,解决了审什么、怎么审的问题。如规定了审计对象是乡镇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自然资源资产管理职能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审计客体则是领导干部职权范围内开发利用和保护管理自然资源资产的各项活动。

  2016年11月,开化县又出台实施《开化县乡镇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评价办法》,2017年出台《开化县乡镇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操作指南》等文件,解决了怎么审、如何评的问题。 其中,评价办法明确对涉及森林、水、土地、大气和矿产5类资源、44项指标进行审计评价,满分100分,90分以上为优秀,60分以下不及格。

  当然,面对不同乡镇,开化县在试点过程中审计侧重点和指标也有不同。“如林山乡主要针对水、森林、土地资源开展审计,并没有进行大气和矿产类资源审计;而在2015年对村头镇审计的时候,则特别注重矿产资源指标审计,因为那里矿产资源较为丰富。”开化县审计局副局长余庆丰说。

  在具体的审计过程中,除了依赖于林业、农业、国土等各部门的基础数据外,审计组还要根据材料梳理确定重点,如对土地开发项目、高污染关停企业、农村饮用水源地保护等进行实地延伸调查,以及以资金为主线,查阅相关项目建设台账、招投标、资金拨付情况等。

  三年多的时间,开化县在自然资源资产审计实践中建立了一整套制度,创新了许多可供借鉴的审计方法,为全省乃至全国开展生态环境审计积累了经验。

  “生态审计”试点浙江交出怎样的答卷

  出台地方性法规

  明确对领导干部进行生态审计

  早在2014年5月,浙江省委十三届五次全会就明确提出,根据各地自然资源禀赋,有重点地将水、土地、森林、矿产、海洋等自然资源资产纳入审计范围,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建立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制度。

  此后,省审计厅会同相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举措,2015年,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浙江省审计条例》,首次在地方性法规中规定了对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管理责任进行审计的内容。

  2017年4月,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浙江省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实施方案》。根据中央试点方案,并结合浙江省近两年的试点实践,提出总体要求、主要任务和工作保障措施。

  审计对象和客体都在扩大

  开化由离任审计改为一年一次

  三年来,浙江省审计厅通过以会代训、以审代训和项目审计现场调查研究等方式,加强对各级审计机关审计试点工作的业务指导,绍兴、丽水、安吉、开化等市县审计机关均开展了乡镇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审计经验。

  开化县在最近起草的《钱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自然资源资产审计及评价办法》中,将境内的钱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所在的四个乡镇和开化县林场也列入审计对象,审计实施方式由离任审计改为每年开展一次专项审计,审计结果纳入县委、县政府对试点区审计对象的年终考核中。

  湖州市安吉县2015年开展生态责任审计工作,制定出台了《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生态保护责任审计实施办法》。湖州市还成为了2016年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国家试点城市之一,不仅制定了《湖州市2016年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准备工作方案》,还出台了《湖州市自然资源资产保护与利用绩效考核评价暂行办法》等。

  审计对象也不只是针对乡镇领导干部。2015年,浙江省审计厅在省国土厅、省水利厅、省林业厅等单位支持下,在金华市磐安县党政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同步开展了县委书记、县长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

  审计的客体,即相关的自然资源资产类型也进一步扩大,如在台州市玉环市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探索了海洋资源资产审计的内容与方法。

  省审计厅透露,今后,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工作还会不断创新,既可以对多种自然资源资产开展试点审计,也可以就有形有边界的单项资源资产开展审计;既可以以资源绩效审计为视角,也可以把改善生态环境作为切入点。

  试点中的现实难题也不少

  难题

  1

  自然资源资产难以定量

  基础数据分散

  生态环境的审计并不像经济指标那样明晰,生态环境的复杂性、投入见效缓慢性等特征,也让“生态审计”面临着多个难题。

  基础数据如何获得就是头号难题。自然资源资产种类繁多、信息庞杂,各项数据分散在不同的职能部门,数据难以全面取得而且不能实时更新,特别是涉及到乡镇村落,信息共享平台建设滞后,各部门信息化水平不一,资源管理多重标准,导致数据难以统计。

  如开化县在2017年邀请环保部南京环科所编制开化县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受制于基础数据缺乏,该负债表反映的数据时段仅为2010年至2015年,无法与审计所需的领导干部任期同步,难以作为审计基础。

  难题

  2

  审计人员以财务人员为主

  缺乏生态审计所需的专业知识

  另外,自然资源的多样性和业务管理的专业性与财务审计差别很大,对审计能力提出了很多挑战。不少审计单位的人员构成以财务人员为主,缺乏自然资源资产审计所需要的各项专业技术知识。在核实这些资产的数量及质量方面存在不少困难,制约着工作进一步开展和审计质量的提升。

  难题

  3

  审计本身具有滞后性

  离任干部早已升任到其他单位

  审计评价本身的局限性以及审计评价定责难,也导致审计结果运用不足等问题,自然资源资产的复杂性导致难以对审计内容进行全面客观的审计评价,而且审计本身的滞后性,导致不少离任干部早已升任到其他单位,再来针对他在任期间的表现进行评价也很难客观实施。

  任期内环境损害严重将被追责

  “生态审计”让领导干部再也不能“一走了之”。据介绍,自然资源资产审计结果将为领导干部履职尽责、评先表模、“升降调改”提供依据。“生态审计”报告还能够对下一任的领导干部起到提醒作用,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今后该注意。

  记者同时获悉,今后,浙江将继续以区域突出的环境问题作为审计切入点开展审计,推动审计建议转化成有价值的成果,对任期内环境损害严重的责任人,将追究相应责任。(时报记者刘永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